全球自动驾驶竞赛:百度“开车”谷歌“失灵”

在新能源车这条赛道上,很多细分领域杀来杀去,最后都变成了中美两个国家的赛跑。比如终端品牌,比如三电,比如自动驾驶。

自动驾驶是一个非常特殊的领域,一方面它的技术创新非常快,手握巨资的软件公司和IC设计公司,在短短几年时间就把自动驾驶卷到了L4甚至L5的水平;但另一方面,由于事故频出,验证漫长,自动驾驶又常常位于舆论的风口浪尖。

相比技术层面的突破,怎么让自动驾驶快点在马路上跑起来是一个更紧迫的问题。无论是大算力芯片、激光雷达,还是带有冗余的执行机构等等高性能硬件,成本都是目前的供应链难以承受的,一些失去风投输血的公司,已经急得开始自己造车了。

所以百度的L5自动驾驶汽车在去年8月的亮相,对业界的震动可想而知。虽然离真正落地乃至商业化还有一段距离,但这辆没有方向盘的汽车至少走出了论文和实验室,让众多无人驾驶公司看起来不再是一群赚不了钱的科研工作者。

而百度Apollo Go的落地,也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国内的自动驾驶攻坚终于跑在了美国前面。

一年之后的今天,百度发布了第六代量产无人车Apollo RT6,它的最大亮点,一方面是领先特斯拉去掉了方向盘,毕竟马斯克给出的预期时间表要到 2024年,才会开始量产首款没有方向盘或踏板的无人车。

另一方面是25万元的成本,仅是行业平均水平的十分之一。在国内乃至全世界范围,Apollo RT6最大程度的实现了高安全、高质量和低成本的平衡。

基于车型平台来定制开发,是RT6和市面上的改装自动驾驶车辆最大区别。这也是无人驾驶技术落地的关键一步。

自动驾驶是一个系统性的大工程,除了技术原理层面的突破,从路测里程,到生态建设,再到技术真正落地,过程极端复杂,牵扯的相关方星罗棋布。在此之前,中美的自动驾驶已经较量多年,如今,中国企业走出了一条漂亮的逆袭路线

2020年,脱胎于谷歌的富二代自动驾驶公司Waymo完成了一笔22.5亿美元的巨额融资,这是他们被谷歌输血11年后首次接受外部投资,也是全球自动驾驶领域最大的单笔投资之一。

在2019年,36家无人车公司提交了报告,无人接管距离相比2018年整整提高了21倍。而在脱离接管次数这个指标中,百度罕见的排在了第一位,平均18050英里人工接管一次,相比排在第二的Waymo的13219英里高出不少。

以2018-2020年间Waymo的市值大缩水为起点,业内对自动驾驶的质疑如同爆炸波,快速席卷全球。

业内对Waymo的不信任,可以找出至少一百个理由:曾经引以为傲的加州路测数据,开始被中国企业超越;仅仅凤凰城路测的数据,并不足以应付复杂的路况;从算法到传感器,再到汽车设计制造全都一手包揽的Waymo,或许是车企的敌人;在谷歌地图基础上演进而来的高精地图,Waymo长期以来似乎并没有将其商业化共享的意愿……

与其说Robotaxi是Waymo商业化落地,解开悖论的开始,倒不如说这是一场漏洞百出的理想化实验

因为,Waymo在内,所有立志于Robotaxi的企业,在真正商业化之前,都需要先回答好几个问题:车辆足够安全了吗?改装的汽车质量真的过关了吗?动辄百万的路测车辆投入运营,真的能够成为一个可以大规模复制的商业模式吗?

Waymo被困凤凰城的同时,地球的另一侧,另一场关于Robotaxi的实验开始了。

百度集团资深副总裁、智能驾驶事业群组(IDG)总经理李震宇发布Apollo RT6(左)

这是基于百度自研的阿波罗星河架构平台开发的首款车型。相较传统的车辆开发平台,星河架构额外增加了无人驾驶相关的零部件以及整车系统适配,专门面向自动驾驶领域深度定制。

一直以来,关于汽车行业的演进方向,业内有一个共同的认知,从燃油车,到新能源车,再到智能车,会是汽车产业发展的三步走。

于中国而言,燃油车时代,尽管投入了大量人力与努力,但因为错过了时间窗口,过去几十年中,落后与低端几乎成为了国产车的代名词;到了新能源车时代,当我们与美国与全球站在同一起跑线,所有人震惊的发现,原来中国也能造好车,我们不仅诞生了蔚小理,可以与特斯拉一较高下;还诞生了宁德时代,可以在关键零部件形成绝对统治地位。

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