政协体育小组主持人“很给力”(图)

昨天下午,全国政协体育界小组讨论会中场休息,体育名人姚明和刘翔都被记者包围,可两位大腕都委婉地推拒,直到小组会重新开始。当在场的几十位记者以为此次听会可能“无功而返”时,才发现他们遇到了最给力的主持人:刘敬民直接为大家“点将”姚明和刘翔。

“记者们都等着呢,你给大家说说吧!”曾经的北京市副市长、北京奥组委执行副主席刘敬民依旧那么敞亮,一句话就赢得了现场所有记者的好感。

“学校体育课改革,要让学校体育课吸引学生参加,现在有一种现象,学生喜欢体育,但是不喜欢体育课。”姚明分析说,体育课受到文化课挤压,经常被占据,另外学生受伤的情况时有发生,学校有所顾虑,不敢在体育课加上有趣味性的活动,如篮球、羽毛球、足球等。

“上海2011年开始,在17所高中做试点,改革体育课形式,从原来的40分钟一节课每周四五节课,改成每周两节课,每节课一小时20分钟,40分钟体育课学生达不到锻炼的目的,一个小时20分钟才能达到相对深度的锻炼。”姚明说,这样的体育课打破行政班级的划分,一个年级整个去上体育课,五六个老师分别按照自己擅长的项目对应去教授学生,学生可以分别选择4至9项专项运动去参与。

“在一个半小时,学生按照自己的爱好去选择自己的班级,非常大地改变了喜欢体育不喜欢体育课的局面。”姚明说,目前17个学校都有比较积极的反响,就连以前排名靠后的学校学生学习成绩都有所提高,“老师有抓手了,不好好上课禁止参加体育课!”

说到这里,姚明又提出体育课改革有5大瓶颈。第一就是安全性,应该有详细的规章制度规范学校、老师的行为,划清责任。

“体育课应该探索一种新的方式,现在体育课受考试、分数驱动机制影响。姚明的建议是在改变体育课的驱动方式和驱动机制,是靠兴趣,不是上去做几个队列、拉伸、做几个操就完了。篮球专业课、排球专业课、足球专业课……是兴趣驱动。”刘敬民说,“体育回归教育,能不能回归,如果机制不改变,还是改变不了,不能激发孩子们的体育兴趣,回归不了教育。”

刘敬民说,是时候重新改变学校体育教育了。他说,学校体育消费是很大的,欧美国家的体育明星几乎都是从学校里走出来的。体育进入到学校里,怎么在教育里体现出来,是极其需要马上研究的。

“刘翔你再给说说,记者们都等半天了,你说完了以后,他们就早回去出稿子了。”刘敬民的话音被记者们的笑声掩盖。

“我今天不是……”被点了将的刘翔还想推托,刘敬民立马跟了一句“头一天你说说吧”。

“作为一个体育人,我认为促进体育产业化发展,除了需要政府放权、资源整合,更重要的是在人才的建立和培养,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培养特别是从退役运动员中挑选、着重培养,让体育人做体育事,让体育人参与体育产业化,这也是解决退役运动员出路的民生问题。特别要重视他们的能力和悟性,使体育产业化更具有服务意识,更能够接近生活,才会更蓬勃发展。”

“怎么样,记者朋友们,我们这个组里头两个含金量最大的全说了,你们也可以找一个地儿休息去了,忙活一天了。”等刘翔发言完毕,刘敬民的一句话再次引发记者笑场,大家都对这个“给力”的主持人表示感谢。

“我当宣武区区长的时候,一所小学的一个学生跑步,猝死。其实没跑多远,孩子可能先天性疾病,家长不干了。当时也没有相关法规,这所小学体育课停了一年。一年啊,上千个孩子没上体育课!”刘敬民拿自己遇到过的事情举例,也现身说法,“我记得我小时候,小学期间骨折了两次,一次是淘气,弄了一大堆树叶子,从二楼往下跳。跳了才发现,这树叶子密实度有限。也没见老师给我们家长道歉,家长也没有找学校闹去。”

刘敬民说,现在有规定,身体不好、先天有疾病等因素,本人申诉,可以免掉体育课。“可是一个孩子,几岁而已,他怎么去申诉说我跑步喘得厉害?这就带来一个问题,体育和医学怎么去认定这个孩子应该免体育课?需要尽早制定出一个流程,划分责任,让学校放开手去开展体育教育。”

刘敬民的现身说法让整个会场热闹了起来,委员们纷纷就体育教育开始提出自己的观点,就连散会时间都忘了……

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